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環保 > 環保資訊

近岸海域污染防治:6486公里海岸線美麗歸來

2019-07-11 11:19:51 來源: 浙江在線 作者: 王世琪 王雨紅 王艷瓊
摘要:洞頭東沙漁港清淤后,變身為美麗漁港,吸引著游客的腳步。這是一場長達6486公里的環保長跑。

  原標題:近岸海域污染防治步步深入,人海和諧共生挑戰直面而來

  6486公里浙江海岸線,何以美麗歸來

W020190711210147625469.jpg

  洞頭東沙漁港清淤后,變身為美麗漁港,吸引著游客的腳步。

  這是一場長達6486公里的環保長跑。

  2017年以來,沿著全國最長的海岸線,浙江打響了近岸海域污染防治的攻堅戰。舟山、臺州、溫州也相繼成為全國“藍色海灣整治行動”試點城市。

  整治入海排污口,修復被損毀的海岸線,規范海水養殖……種種舉措下,浙江近岸海域生態逐漸有了改善。數據顯示,2018年,浙江近岸海域一類、二類海水面積占39.6%,比上年提升7.5個百分點;四類和劣四類海水面積下降8.3個百分點,達到實施常規檢測以來最好水平。

  隨著整治的推進,更多深層次的問題也直面而來。海岸線的恢復與開發如何平衡?人類生產活動與海洋生態保護如何共贏?近海水質如何繼續提升?近日,本報記者前往舟山、寧波、溫州、臺州、嘉興等近岸海域污染防治一線,看浙江如何將這場攻堅戰推向深入。

W020190711210147706012.jpg

  修復海岸線

  要按照大自然的規律辦事

  休漁期的舟山沈家門漁港,少了幾分忙碌,卻也別有一番風味。海灣內,一艘艘漁船整齊停泊,潔凈的海面一直延伸至天邊,近岸灘涂成了小螃蟹和跳跳魚的“根據地”。“過去,這里垃圾漂浮,腥臭漫天。對這片海域,我們都敬而遠之。”正在海邊散步的張大爺,向記者說起沈家門漁港的過往。

  改變,源于2016年至2018年持續實施、總投資約6.2億元的舟山市藍色海灣整治行動。

  “曾經的臟亂差源于過度的開發,作為中國最大的天然漁港,長期以來,漁業生產過程中頻繁的人類活動,改變了海岸線的生態。”舟山市藍色海灣整治行動指揮部項目組長汪毓敏說。

  如何治理開發過度的海岸線?作為全國第一批“藍色海灣整治行動”試點城市,舟山給出的建議是生態修復,恢復海岸線自然屬性。但放眼全國,如何實現有效的生態修復仍是待解的課題。人工種植的灘涂植物,修復過程中的二次污染,整治不當引發的種種問題都在告訴我們,讓大自然回到原來的模樣并不容易。“其中的要義,是遵循自然規律。”汪毓敏說。

  恢復海岸線自然屬性,首先要拆除開發過程中破壞海岸生態的建設,包括廢舊碼頭等基礎設施和不合規的漁業加工企業。“廢舊碼頭的拆除要經過嚴格的檢測,拆到什么程度,如何拆除都要經過精密的計算。”汪毓敏說,拆淺了,廢舊碼頭會影響現有漁業生產;拆深了,又變成對海岸線自然屬性的另一種破壞。為此,他們找來專業測繪團隊進行勘測,才謹慎地完成拆除。截至目前,舟山市已拆除沿岸廢棄碼頭12處17座,恢復沿海濕地8.8萬平方米。

  不只舟山,沿海南下,浙江生態修復的成功案例隨處可見,浙江海岸線正逐步煥發出原有的生機。

  7月的洞頭,海風習習,當地東岙沙灘游人接踵而至。東岙村村黨支部書記林振平又到了一年中最忙的時刻,他帶著村里的志愿者,一次又一次地巡邏海岸,清理垃圾。“這片‘黃金’沙灘好不容易修復,我們一定要盡力保護。”林振平說,洞頭海岸沙灘眾多,但過去,人們保護海岸線資源的意識薄弱,沙灘破壞嚴重,一眼看去都是裸露的碎石、遍地的垃圾、橫流的污水。東岙沙灘就是其中之一。

  作為近岸海域污染防治的重要課題,近年來,洞頭著手修復沙灘,東岙沙灘位列其中。“看似簡單的工程,背后是一整套復雜生態修復體系。”洞頭區海洋與漁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昌達說,“單單摸底調查就花了一年時間,我們要科學地研判海洋和海岸的修復能力,采樣分析沙灘的性質,還要判斷其抗臺風的能力,設計洪水排洪溝渠引入的位置,嚴格按照自然規律辦事。”

  2017年9月,一輛輛工程車浩浩蕩蕩駛入東岙沙灘,廢棄石塊逐漸搬離,輕柔黃沙一層一層地鋪上。僅耗時半年,東岙135米、1.84萬平方米沙灘,重現黃金海岸。截至目前,洞頭已完成4個沙灘的修復,共計10萬平方米;建成17.8公里海洋生態廊道,使破碎化的海洋生態景觀串聯成大景區。

  不能做什么,能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浙江近岸海域生態修復的順利推進,源于對自然規律的嚴格遵守,一系列措施均未超出自然承受底線。“要想恢復海岸線自然屬性,就要按照大自然的規律辦事,一旦盲目行動,不僅算不上對海岸線生態的修復,甚至是一種破壞。”中國科學院院士蘇紀蘭說。

  規范海水養殖

  一味關停禁止并非最好辦法

  在不少地方下大力氣恢復海岸線自然屬性的時候,樂清灣沿岸的城市卻在為另一件事忙碌——致力于實現樂清灣海水養殖戶與近岸海域的和諧共存。

  樂清灣是東海海域重要的海洋牧場,域內有浙江省蟶、蚶、牡蠣三大貝類的養殖基地和苗種基地。隨著近岸海域防治的提出,海水養殖規范化管理、養殖尾水處理監測等問題隨之而來。

  2017年12月底,中央環保督察對浙江的反饋意見中提出,臺州玉環、溫嶺和溫州樂清三市在樂清灣區域存在超規劃養殖、無證養殖和養殖圍塘尾水直排等問題,海水養殖戶與近岸海域環境的矛盾日益突出,整治迫在眉睫。樂清灣畔,一場近海生態保衛戰就此拉開序幕。

  但整治之初,在生產活動與環境保護之間如何取舍進退的問題,就擺在了當地人的面前。“無序的海水養殖,影響著近岸海域環境。但海水養殖又是農業生產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更是不少養殖戶唯一的收入來源。一味關停禁止簡單有效,卻并不是最好的辦法。找到人類生產與生態保護的平衡點,才是此次整治的最終目的。”溫州市生態環境局海洋生態環境處處長吳群力對記者說。

  樂清市管轄著整個樂清灣57%的海域,域內包括圍塘養殖、網箱養殖、灘涂養殖等在內的海水養殖戶近2000家,不少養殖戶的養殖區域超出規劃面積。對超出自然承受限度的生產行為,當地采取“零容忍”的態度,逐步建立起完善的海水養殖管理模式。

  2018年,樂清市清退位于翁垟街道的124.67公頃規劃外養殖圍塘,同時調整優化養殖布局,劃定禁養區、限養區和養殖區,進行分類管控。養殖區規范后,該市便著手發放養殖證,讓養殖戶憑證養殖。“規范的養殖區劃和養殖證的核發,為海水養殖的管理提供了抓手,遇到問題有地可尋、有證可查。”樂清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說。

  樂清灣北岸,玉環市清退發證的工作也在同步進行。截至2019年4月,樂清灣玉環區域已核發養殖證104本,面積1917.947公頃,全面實現持證養殖。

  海水養殖的污染,主要來自于圍塘養殖。養殖戶在海岸筑起水塘,引入海水養殖,并定期排水,養殖尾水富含氮、磷等元素,使樂清灣海水富營養化。但養殖尾水無法統一收集處理,必須從各處圍塘入手,增設尾水處理設施。

  玉環市的江巖島曾是周邊有名的養殖島,也是此次養殖尾水治理的重點區域。抵達島上,只見養殖水面上,每隔幾十米便有一處生態浮床,水生藻類種植在漂浮的容器中,起到固氮作用;圍塘出水口被用牡蠣殼制成的生物濾壩圍得嚴嚴實實,它能吸附水中的磷元素;岸邊放置的增氧機則能為圍塘水體持續充氧,進一步提升水質能力;圍塘出水口外安裝的水質監測裝置,則能對尾水進行取樣檢測。

  截至目前,整個玉環市的圍塘養殖都已完成尾水處理的整治。據監測,該地養殖尾水的氮磷指標已基本與進水持平。“尾水水質好了,我們島周邊的海水水質也越來越好,前來旅游體驗養殖的游客也越來越多。”當地養殖戶說。

  既要生態,又要生產,更要生活,在樂清灣,人與海洋和諧共處的畫卷正徐徐鋪展開來。

  打破條塊分割

  聯防聯治才能擰成一股繩

  “出水氨氮0.22ml/L(毫升/升),出水總磷0.09ml/L,出水總氮7.47ml/L……”

  寧波市鎮海區寧波北區污水處理廠中控室內,大屏幕上顯示著污水處理廠入海排污口排出污水的實時數據。這些數據已與國家、省、市級環保部門聯網,并向公眾公開。

  數據的集成分析得益于入海排污口上的一雙“慧眼”——在線監測設備。“海洋污染物總量的80%,來自于陸源污染。入海排污口管理,恰是扼住海洋污染咽喉的關鍵所在。”浙江省生態環境廳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浙江抓住入海排污口這個重點,對7個入海城市強化陸源污染控制,自2019年2月25日起,浙江省現有的122個入海排污口,已全部安裝了在線監測設備。

  入海排污口在線監測設備全覆蓋3個多月來,運行狀況如何?安裝在企業的監測設備,是否存在作弊隱患?寧波北區污水處理廠的這雙“慧眼”給出了明確答案。

  “入海排污口的數據實時上傳,一旦出現數據異常,我們便會接到通知。”寧波北區污水處理廠相關負責人表示,異常狀況可能是設備故障,也可能是排放超標,他們會根據要求逐項分析,確保入海排污口在線監測設備的正常運行。此外,安裝在企業的在線監測設備,由第三方建設管理,企業沒有資格進入,以確保監測數據的準確。

  在線監測設備的作用遠不止如此。如今,122雙“慧眼”還為近岸海域聯防聯治,提供了重要的數據支撐。

  杭州灣,中國污染最嚴重的海灣之一。自1992年以來,歷年監測結果均為劣四類海水,惡劣水質牽動著沿岸杭、甬、嘉、紹四市的神經。2019年4月,浙江省發布《杭州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戰實施方案》,意在加快解決杭州灣存在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此后,杭州灣污染防治終于擺脫各自為戰的局面,邁向聯防聯治。

  “寧波承接著來自杭州灣北岸的輸入性污染,壓力大巨大,聯防聯治在減輕我們壓力的同時,也將更好地實現杭州灣的治理目標。”寧波市治水辦(河長辦)綜合組組長費良漢說,過去幾年,寧波每年都會在杭州灣污染防治工作中投入大量資金,但從杭州灣水質看,收效甚微,聯防聯治的啟動和深入推進,或將寧波治理杭州灣打開新局面。

  面對浩瀚大海,各自為戰的治理,顯然力不從心。而監測信息的共享,正是破局的關鍵。

  “我們很清楚,海鹽入海排放的指標出現問題,勢必影響南岸的城市。有了對稱的監測數據,我們便可以有的放矢地提高排放標準,減少對杭州灣南岸的影響。”嘉興市生態環境局海鹽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擁有9個入海排污口的海鹽,正努力提高排放標準,對排放不穩定的污水站進行提標改造,增加藥物除磷工藝,提高總磷污染治理能力,降低總磷排放濃度。

  “近岸海域的治理,并非一城一域能夠完成,海洋之廣大決定其治理必須邁向聯防聯治,市域、省域乃至全國統籌都不為過。”蘇紀蘭對記者說,全國范圍內,小規模的聯防聯治已經開啟,并逐步推廣,“聯防聯治若要走得更遠,還需科學技術的發展和跨區域、跨部門協調機制的完善,我們必須為之努力。而這,也是打贏這場保護戰的關鍵。”

W020190711210147770894.jpg

  舟山在實施藍色海灣整治行動中,為魯家峙島種植了紅樹林。

  自然恢復為主

  路文海

  近年來,浙江省近海海域水質治理取得階段性勝利,海洋生態修復如火如荼,生態環境大為改觀,洞頭等地海洋經濟蓬勃發展。建設海洋強省,要摸清海洋生態環境家底,科學規劃生態空間,才能長效保障整治修復后續工作,守護好人民群眾的碧海金沙。

  在浙江海域,紅樹林、河口灘涂、海島、漁業資源、深水岸線及可再生能源特色鮮明。過去,海洋調查多側重于水質、地形地貌、水文等,對于典型海洋生態系統的調查涉及較少。開展海洋生態修復,有必要加強海洋生態預警監測,掌握典型生態系統的基本情況,定期評估狀況。

  目前,我國海洋生態環境保護的重點,已從末段治理轉向源頭預防。海洋空間規劃是其中一項重要手段。全國已陸續開展國土空間資源環境承載力與適宜性評價及空間規劃,更加科學合理地劃定生態、生活、生產空間。浙江還要考慮海洋生態、生產空間的科學劃定,做好陸海統籌,優化海岸帶、海域和海島空間布局;將重要生態區域納入紅線,細化空間用途管控措施,釋放藍色經濟發展動能。

  科學修復才能實現長效維護。浙江藍色海灣整治工程均實施了清淤疏浚,增加了港灣納潮量,擴大了漁船作業面,改善了港區休閑娛樂功能,但也需要認識到其對海洋底棲生境可能造成的影響。在新一輪海洋生態修復中,有關工作應更加謹慎,把修復重點聚焦于海洋生態結構和功能上,堅持自然恢復為主。另一方面,海洋生態修復并非一勞永逸,紅樹林植被種植、沙灘修復等需持續維護和投入,建立健全生態修復后續保障機制,堅持開展跟蹤監測與評估,是持續獲得生態效益的保證。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