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航者 > 領航人物

黃智斌:直面狂風驟雨的海上救援機長

2019-07-04 08:59:56 來源: 人民網 作者: 楊 潔
摘要:在他看來,海上救援機長是一份雖危險但光榮的職業。

  原標題:黃智斌:直面狂風驟雨的“海上救援機長”

  收到求救信號,距離事發地140海里,12級臺風,西南方向10海里是“山竹”臺風中心強降水區域,9人被困。

  東海第二救助飛行隊搜救教員機長黃智斌看了一眼時間,2018年9月16日10時18分。警報拉響,直升機起飛。在廣東汕頭海門灣地帶,一艘塞拉利昂籍貨船“LINFUNE16”號發動機故障,貨船已完全失控。

  狂風卷起飛沫,目視距離只有3公里。黃智斌發現了擱淺岸邊的貨船,其下風方向布滿了高壓線,無法靠近。倒飛,20秒內黃智斌下了決斷,轉動機身,用前沖的動力對抗風力,聽從絞車手的口令,迎風逼近船身,但陣風強勁,直升機懸停困難。他將飛機冒險降落于正在下沉的貨船后,被困人員才順利登機,5分鐘后離船返航。

  事情過去了近1年,他向筆者回憶起這次救援仍心有余悸。“臺風一來,別的航空都是停飛,而我們是沖著臺風口方向往前飛。”在長達15年的飛行里,他參與的救助任務約有205起,救助被困人員高達150余人。

  2004年,這個來自福建漳州的小伙子從廈門集美大學航海學院畢業,加入了交通運輸部東海第二救助飛行隊,負責從溫州南面到汕頭海門灣的海域救助。值班室一旦收到了求救信號,救援人員隨即行動,規劃航線、整理裝備、啟動直升機等工作必須在45分鐘內完成。海上營救的風險難測,飛出40海里后,直升機再也無法與基地取得聯系,只能靠機長的臨場決斷,一人的一舉一動決定著救援行動的成敗。

  千鈞一發的時刻比比皆是。2017年2月6日15時13分,“閩龍漁66822”漁船船體進水,11名船員被困,事發海域風力達到8級,掀起5米高的巨浪。

  黃智斌從駕駛艙往下看,船身已大半淹沒,身后拖著巨大漁網,被困船員抓住甲板欄桿,一旦風浪將人卷進漁網,便再無生還可能,而高空落下的救生員無法著落甲板,只能腰系繩索,懸空下降至被困者身邊實施救援。為在整個過程中保持繩索穩定,黃智斌要始終控制機身平穩。11名船員被救上后不到十分鐘,整艘貨船葬身大海。“從起飛到落地,我的精神必須高度集中,哪怕在返航途中也要預判耗油量、天氣,只有下了飛機關上艙門,才算真正松了一口。”

  盡管已經飛行了4000多小時,黃智斌仍不敢懈怠。特情處置(直升機故障等情況處置)、救援模擬訓練成為了他日常必做的功課。作為教員機長的他,在培養年輕機長上極度嚴格。同事尹鵬翔說起一個細節:黃智斌在停機坪上劃出一條線,要求飛機落地時前輪必須定在線上,絲毫不能有差池。“因為飛行是一次性行為,錯了就永遠無法重來了。”黃智斌對筆者說。

  在他看來,海上救援機長是一份雖危險但光榮的職業。“我們有個口號,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每一次起飛,我知道救起來的不是一個人的生命,而是他背后一個家庭的幸福。”

  但從業15年,對待自己的家庭,38歲的黃智斌一直心存愧疚。一年來接送孩子上學不超過兩次;春節,一家人聚在高速公路服務站吃團圓飯;孩子第一次看見爸爸開直升機還是在電視上。

  妻子知道他留下來一身的疾病:常年和發動機打交道,聽力逐年下降;夏天沒空調的駕駛艙溫度高達40℃,加上直升機的高頻振動,腸胃大不如從前;背著十多斤的逃生氧氣瓶壓得頸椎出了問題。但他不后悔,“我是干一行愛一行。無論外部環境怎樣,從未想過放棄。”

  黃智斌覺得自己見過最美好的風景是:當直升機穿過陰沉的云層,前方湛藍的天空清晰可見,隊友和救上來的漁民平安地坐在機艙內,飛機時速260公里,正平穩地開回基地,將大自然的驚濤駭浪和狂風驟雨一點點地全部拋在了身后。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