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特約專稿

4.23· 中國歷史上“三喜臨門”的日子

2019-04-22 11:15:13 來源: 海洋網 作者: 陸儒德
摘要:在中國革命轉變關頭,為建立新中國奠基的“七屆二中全會”期間,毛澤東作出了3項歷史性重大決策。

  作者:中國海洋網特約顧問陸儒德

  在中國革命轉變關頭,建立新中國奠基的“七屆二中全會”期間,毛澤東作出了3項歷史性重大決策。1.“過長江”。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2.“建海軍”。配合解放戰爭,為新中國保駕護航;3.“策劃起義”。調轉敵人軍艦炮口,為渡江掃清“攔路虎”。

  短短40多天后,就在4月23日這一天,我軍解放了南京“總統府”,宣告蔣介石政權滅亡;張愛萍在白馬召開會議,宣布人民海軍由此誕生;國民黨“二艦隊”在南京江面成功起義,加入到人民海軍隊伍。

  毛澤東喜讀《人民日報》解放南京的報道,興奮不已,欣然提筆,寫下了七律一首“中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稱贊“人間正道是滄桑”。夸張愛萍選了一個好日子,是“三喜臨門”哦!

圖片1.png

  毛澤東閱讀《人民日報》解放軍占領南京的號外

  一、解放“總統府”

  1949年,是中國“天翻地覆慨而慷”的一年。“三大戰役”勝利,解放軍殲敵150多萬人,國民黨軍隊主力已被消滅,解放了半壁江山。中國革命的走向將“改變天下”,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美國總統杜魯門放話施壓,解放軍不要渡江,否則美國將會干預。蘇共總書記斯大林派特使來華說服中國搞“南北分治”,同蔣介石組成“聯合政府”。

  毛澤東鏗鏘回話,美國是戰爭訛詐,蘇聯是不讓革命。中國自己決定命運,堅定走自己的路,中國必須打過長江去。“和談成功,就開過去;和談失敗,就打過去。任何人、任何國家都不能阻擋我們勝利前進。”顯示了毛澤東的高瞻、魄力和自信。

  1949年4月21日,國民黨當局在“引退”溪口的蔣介石操縱下,拒絕在《國內和平協定》上簽字,毛澤東、朱德命令解放軍:奮勇前進,堅決、徹底、干凈、全部地殲滅一切反動派,解放全國人民,保衛中國領土主權的獨立完整。我軍百萬雄師遂于午夜起,在東起江陰、西至湖口500多公里的江面上,發起了渡江作戰,摧毀了敵人長江的“立體防線”,向江南廣大地區推進。

  4月22日,毛澤東見我軍勝利渡江,勢如破竹向前推進,由衷高興,親自為新華社撰寫消息:標題為“我三十萬大軍勝利南渡長江”,全文如下:英勇的人民解放軍二十一日已有大約三十萬人渡過長江。渡江戰斗于二十日午夜開始,地點在蕪湖、安慶之間。國民黨反動派經營了三個半月的長江防線,遇著人民解放軍好似摧枯拉朽,軍無斗志,紛紛潰退。長江風平浪靜,我軍萬船齊放,直取對岸,不到二十四小時,三十萬人民解放軍即已突破敵陣,占領南岸廣大地區,現正向繁昌、銅陵、青陽、荻港、魯港諸城進擊中。人民解放軍正以自己的英雄式的戰斗,堅決地執行毛主席朱總司令的命令。”這是一篇精彩紛呈的戰地勝利捷報,極大地鼓舞著解放軍指戰員和全國人民。

圖片2.png

  “我三十萬大軍勝利南渡長江”手稿

  三野第7兵團35軍第104師312團3營營長管玉泉率領渡江先遣部隊第一批攻進南京,接著擔負攻占“總統府”任務。在4月23日凌晨,當部隊推進到長江路“總統府”,打開大門沖進大院,早已人走樓空,大院及各辦公室公文散落一地,景象一片狼藉。

圖片3.png

  解放“總統府”

  上午8時,管玉泉營長帶領小部隊在俘虜兵引領下登上了總統府頂樓,一個箭步沖上去,把國民黨的旗子扯下,換上一面我軍沖鋒時用的紅旗。35軍隨軍攝影記者鄒健東扛著相機奔跑著趕到,拍下了這張歷史性的照片“解放總統府”。

  4月24日下午,渡江總指揮所陳毅、劉伯承、鄧小平3位首長來到“總統府”,表揚了三營的英勇、快速行動。陳毅司令員指著蔣介石辦公桌面停在4月23日的日歷說:“這天,蔣家王朝滅亡了!”

  二、人民海軍誕生

  在“七屆二中全會”期間,毛澤東要求在渡江戰役中就把海軍建立起來。他的戰略視野不僅配合解放戰爭、解放沿海島嶼需要;更是為將來擔負新中國建設、國防和為走向世界保駕護航。展現了他的遠矚、睿智和堅定。

  為盡快建設海軍,毛澤東做了兩項部署,一是籌建海軍艦隊,形成海上戰斗力;二是創辦海軍學校,培養海軍人才。經毛澤東最后圈定,把創建海軍的任務交給了“三野”擬任主攻南京“首都”的兵團司令員張愛萍,把創辦海軍學校的任務交給了時任遼寧省政府主席、省軍區司令員張學思。啟動了張愛萍南建艦隊、張學思北辦海校的“兩張辦海軍”的歷史。

  當時,張愛萍正在大連“八七療養院”療傷,當他接到去渡江戰役“前指”報到,以為是參加渡江戰役,急沖沖駕駛吉普車趕到江蘇白馬廟的“前指”請戰。陳毅司令員告訴他,毛主席要他創建人民海軍。張愛萍是一名儒將,在大連療傷期間,熟悉黃海戰爭,讀過蘇聯名著《旅順口》,參觀過蘇聯軍艦,對海軍并不陌生。但一心參加渡江戰役而無創建海軍的思想準備表示難以接受。陳司令員直說:“歷史已經把我們推到這一步,為了國家民族利益,我們只能干,而且非干好不可。”要他找粟裕具體安排任務。

  張愛萍直奔前線指揮所,向粟裕副司令員要創建海軍的部隊。粟裕向他交了底:“現在正要過江,各部隊已經各就各位。我費了好大勁給你挑選了4個干部,84師的李進副參謀長、‘野司’的作戰參謀黃勝天在軍事、后勤方面可獨當一面,等打完渡江戰役,部隊隨你挑。”張愛萍明白,大戰在即,已經毫無商討余地了。

圖片4.png

  人民海軍成立會議

  1949年4月23日,經過精心籌劃,在原三野渡江“總前指”會議室,張愛萍主持華東海軍成立會議,“全會”只有他和李進、黃勝天、張渭青、溫禮芝5名干部。一個海洋大國的海軍成軍之時,只有5個干部、8名戰士和3輛吉普車,這在世界海軍史上是絕無僅有的。1989年2月1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央軍委頒文:“4月23日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紀念日。”

  1950年4月23日,南京長江草鞋峽江面,彩旗飄舞,軍艦聚集,隆重舉行“華東軍區海軍成立一周年暨軍艦命名授旗典禮”,主會場設在“井岡山”號登陸艦上。在雄壯的“解放軍進行曲”中,林遵副司令員宣讀中央軍委命名各艦的艦名及舷號。張愛萍司令員把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頒發的艦名狀、軍旗和艦首旗授予各位艦長。

  然后,張愛萍率領各艦隊指戰員莊嚴宣誓:“我們的稱號光榮,我們的旗幟輝煌,我們要在渡海作戰中爭取光輝的稱號,我們要把中國人民海軍的勝利旗幟插遍祖國的海洋。”

  華東海軍成立一年,已經建成護衛艦、登陸艦的三個艦隊,獲得中央命名的作戰艦艇51艘,登陸艦艇52艘,輔助艦船31艘,總計艦船134艘,總噸位4.4萬噸,指戰員近萬名。初步形成一支“開得動、能打仗”的海上力量,有效地遏制了外國入侵和蔣軍的封鎖襲擾,保衛了沿海的和平局面。

圖片5.png

  張愛萍向各位艦長授以艦名狀

  張愛萍為人民海軍形成戰斗力,親自指揮打撈“長治”號護衛艦,改名為“南昌”艦;將“元培”號商船改建為“廣州”號護衛艦,安裝了130毫米艦炮,成為威震東海的兩艘主力艦。任命起義軍官盧振乾、郭成森為“廣州”、“南昌”艦的首任艦長。張愛萍拜兩位艦長為師刻苦勤學;艦長們手把手辛勤培育,張愛萍成為新中國第一位能指揮海戰、能駕艦航行復雜航道、能獨立靠離碼頭的高級海軍將領。

  張學思接受毛澤東、周恩來“建設海上黃埔軍校”的重托,隨同劉少奇秘密訪蘇的中共中央代表團組成的軍事代表團,和空軍司令員劉亞樓、華東海軍司令員張愛萍一起訪問蘇聯,學習蘇聯建設海空軍和軍事院校的經驗。回國后嘔心瀝血創建了我軍第一所高等海軍學校——大連海校,經過幾代人的共同努力,將大連海校(后改名大連艦艇學院)辦成了聞名世界的海軍高等學府,培養了數萬名海軍人才,譽稱“海軍軍官的搖籃”。

  凝聚中國海軍軍魂的大連艦艇學院學員千人大方隊,潔白的人流,酷似一艘巨大的航母,在建設海洋強國的征途中,乘風破浪,駛向深藍的大海,“直掛云帆濟滄海”。

圖片6.png

  艦艇學院學員千人大方隊在前進

  三、“二艦隊”成功起義

  為勝利渡江清除“攔路虎”,毛澤東和周恩來親自籌劃了“二艦隊”起義,動用了敵占區隱蔽組織精銳,把主攻方向定在“二艦隊”司令林遵身上。毛澤東親自擬定電文:“你們可以選派得力干部去與林遵接洽。我們的態度是歡迎他們起義,為人民立功。起義一個艦隊則編為一個艦隊,起義一個分隊則編為一個分隊。”并指示“最重要的是要林遵隱忍待機,切勿暴露,免遭不必要的損失。”

  林遵接受地下黨傳達的毛澤東、周恩來的指示,心潮澎湃,覺得“與中共黨組織建立了直接聯系,我如同在長夜中看到了曙光,黑暗里見到了光明。”他聯絡第一編隊艦隊長兼“惠安”艦長吳建安一起發動起義。隨即,他從旗艦“永嘉”號轉移至“惠安”艦同吳建安一起策劃了整個起義進程。

  4月23日凌晨,“二艦隊”林遵司令召集所轄16艘軍艦的艦長和兩個炮艇隊長到“惠安”艦開會,緊急商討起義事項。最后以記名投票方式標明態度,結果16名艦長中10票贊成起義,2票反對,4票棄權。林遵隨即宣布:“根據多數意見,第二艦隊決定立即起義!”并派炮艇護送副官王熙華和艦隊參謀戴熙愉按照約定方式到江北同解放軍取得了聯系,受到35軍吳化文軍長熱烈歡迎,并派遣聯絡部長張普生代表“三野”同返“惠安”艦同林遵商談起義事項。

  在會上張普生部長提出,解放軍非常急需渡船運送渡江部隊。吳建安當即提供了在南京三汊河內封鎖著300多艘登陸艇、渡船和大型帆船的重要信息,并用紅藍鉛筆在地圖上標明了具體位置。張部長得此圖后高興地急忙趕回江北,解放軍利用這批船只,一晝夜便渡過了8萬多人,為提高解放軍渡江運兵速度立了大功。

  由于軍艦分散駐泊,特務嚴密監控,組織大編隊起義,掌控非常困難,在“起義中,一波三折,驚心動魄,稍有差池,前功皆棄。在起義過程中,先后發生了旗艦長突然反叛,盜用旗艦名義帶領5艘艦逃到上海;“惠安”艦士兵叛亂,強行啟動主機,用槍脅迫林遵、吳建安把艦開往上海;受反動軍官蠱惑,發生士兵聚眾嘩變,鼓噪打死軍官,逃離軍艦,場面近乎失控。

圖片7.png

  二艦隊起義領導人及艦長合影(前排中為林遵、右二是吳建安)

  當時場面十分混亂,氣氛極度緊張。吳建安趕到現場宣告:“現在軍事管制,全城戒嚴,誰煽動叛亂,堅決鎮壓!”并向后下方開槍示警,碰巧擊中了后面趕來的林遵腿部,他靠上吳建安說“你打中我了”,吳建安說“堅持!”右手舉著冒煙的手槍,左手緊挽著林遵的胳膊。林遵、吳建安手挽手,昂首挺胸站立在中央,周圍衛兵舉槍子彈上膛,在強勁威懾下,喧囂聲被壓制,全場肅靜。吳建安命令:“所有人員,立即回艦!”并將林遵圍住送醫院治療,地上留下一灘鮮血。后人評說,正是吳建安的槍聲和林遵的鮮血,化解了危險局面,保證起義最后成功。毛澤東稱之為“南京江面上的壯舉”,他的詩句“人間正道是滄桑”,既指革命進程,亦贊起義成功之路。周恩來總理接見林遵時說:“你們起義是協助解放軍解放了南京。

  林遵起義后歷任解放軍東海艦隊副司令、海軍指揮學院副院長,吳建安被任命為新中國第一批艦長,后調來大連海軍學校擔任教研室主任、大連艦艇學院的副院長、遼寧省政協副主席,為海軍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圖片8.png

  吳建安向蕭勁光海軍司令員介紹教學設備

  1949年4月23日,毛澤東在年初決定的三項重要決策,在這一天全部實現。這不單是一個歷史的巧合,更顯現毛澤東的戰略預見、用兵如神,展示了“人間正道是滄桑”的必然結果。“渡長江”,解放了全中國,建設成為和平崛起的大國典型,引領各國參與全球治理,共建世界和平。“建海軍”,從當年的渡江帆船,從無到有,由弱到強,建成了馳騁藍海劈波斬浪的現代化艦隊,展示世界,振奮民族。“策劃起義”,搞垮了敵人艦隊,保障勝利渡江,加快了人民海軍壯大發展。

  (作者簡介:陸儒德,中國海洋網特約顧問,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原航海系主任、教授,國內知名海洋學者和軍事評論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表達的觀點和判斷不代表中國海洋網。本網站對文中內容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僅供讀者參考交流。)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