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海洋評論

留住海洋民俗刻不容緩

2019-09-08 09:00:52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劉耀輝
摘要:我國沿海地區千百年來形成的海洋民俗,無疑是這一抒情詩的重要組成部分。

  原標題:留住海洋民俗刻不容緩

  【心直口快】

  著名作家汪曾祺說:“風俗是一個民族集體創作的生活的抒情詩。”我國沿海地區千百年來形成的海洋民俗,無疑是這一抒情詩的重要組成部分。

  置身大力建設美麗海洋的今天,我們已在“保護環境”與“開發資源”這兩個層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在“傳承文化”這一層面,當前還有不少短板需要補足,人們對海洋傳統文化的重視度還不夠。

  海洋民俗在沿海漁家代代相傳,是海洋傳統文化的核心內容之一,也是其中最具活力和生命力的部分。然而隨著漁民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發生巨變,這些民俗日漸消亡,對其加強保護傳承的重要性和急迫性自不待言。

  關于加強海洋民俗傳承,筆者經過調研、思考,形成了幾點建議,現謹略陳于下,以為芹獻。

  ——鼓勵沿海漁村舉辦民俗節慶。這方面,浙江的中國(象山)開漁節迄今已連續舉辦21屆,有著五百多年歷史的山東田橫祭海節近年來也得以恢復。比較這一南一北兩個規模最大的海洋民俗節慶,可知二者的主題都是慶豐收,環節上也都有祭祀海神、吼漁家號子、列船、唱戲、聚餐等,視覺元素也較為相似,辨識度不高。歷史上,很多沿海漁村都有舉辦民俗節慶的傳統,從技術操作層面來看,恢復舉辦并不難,難的是如何呈現原汁原味的海洋民俗、如何開掘發展出自己獨特的漁家風情。

  要把海洋民俗節慶真正辦好,是要下一番苦功夫的,光有政府搭臺、漁民參與還不夠,還應借用相關學術機構等“外腦”,做好文化賦能與內涵植入,尤其是圍繞觀賞性和參與度做文章。唯其如此,才能吸引八方來客,讓漁家海洋民俗在萬眾矚目之下大放異彩。

  ——加強相關海神廟宇保護工作。海神廟宇,千百年來都是沿海民眾精神生活的重要依托地。以青島地區為例,古時候為媽祖、龍王等海神建立的廟宇很多。史載,北宋元豐七年(1084年),高麗國國王和世子先后病逝,朝廷派大臣楊景略前去吊唁。楊氏從板橋鎮(今膠州市)出發,雖在海上遇到滔天巨浪,但最終都化險為夷。平安歸來后,他建議朝廷在板橋鎮建了一座海神廟,用以感謝海神的保佑。這是青島地區見于文獻記載的最早的海神廟。宋代以降,歷經元明清三朝,在板橋鎮之外,青島地區還在金口鎮、沙子口、青島口、滄口、瑯琊臺和塔埠頭等多地建過海神廟。滄海桑田,目前該地區保留下來的海神廟已只剩青島天后宮、沙子口海廟和金口鎮天后宮,其中最為著名的是青島天后宮,至今已有550多年的歷史,有“先有天后宮,后有青島市”之說。

  建議有關部門對現存海神廟宇加強保護,并有選擇地復建一些重要的舊有已毀圮海神廟宇。作為海洋民俗的物質載體,海神廟宇的保護,是為瀕危的海洋民俗提供了一方精神棲息地,既能體現其作為文物的歷史價值,又能發揮其作為非遺促進和諧的現實意義。

  ——做好娛神演劇、民間故事講述等活化展演。海神廟宇一般附有戲臺建筑,舊時還常駐有戲班,以便在節會期間娛神演劇,或者應船主雇請為還愿而演戲。青島天后宮擁有島城唯一保存完好的古戲樓。該戲樓建成后就成了青島的演藝中心。據清末民初本地人胡存約《海云堂隨記》記載:“每屆新正,群集天后廟,焚香祝禱,年復一年,代代如此……自元旦至元宵,日日人群絡繹,雜耍、小場、大書、兆姑、梆柳、秧歌、江湖把式,無所不有。”這種動態的演劇活動,顯然比剪紙、面塑、糖畫等非遺項目的靜態展示,更具吸引力。

  民俗學者山曼曾于1991年記錄了煙臺市芝罘區崆峒島老漁民呂愷昌(時年70歲)講述的一個故事,結尾為:“四下里全是暗礁,真嚇死人,鬼哭狼叫不是人動靜。都跪下,扯破嗓子喊,像搗蒜一樣光磕頭。就這工夫,大桅頭上,一下出來一盞燈,通亮通亮,大家高興了,死里逃生了,這是娘娘送的燈。”這種天后娘娘送燈的故事,在我國沿海很多地區都有流傳,但是由老漁民嘴里講出來,就格外新鮮生動、獨具海味。對這類語言鮮活的民間故事,文字的整理出版無法完整呈現出其原有風味,而錄制成影音資料,就能更好地保留其原汁原味。將影音資料置于海洋民俗博物館或相關海神廟宇中循環播放,或是利用新媒體平臺推送,應該能收到較好的傳承、傳播效果。

  ——推動海洋民俗相關學術研究。在大力建設海洋強國的時代背景下,學術界已開始注重對海洋民俗進行研究,并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果。但在沿海漁家民間信仰探究(如膠東地區媽祖、龍王、仙姑、船官的淵源關系問題)、中國傳統海洋習俗在海上絲綢之路的傳播及演變(如福建廈門“送王船”習俗在馬來西亞馬六甲的衍變問題)等多個方面,尚有待深入探討。如“送王船”習俗,傳承時間久遠、涉及地域遼闊、衍變路徑紛繁,且至今擁有數以百萬計的信眾,持續影響著他們的生活。對其進行研究,需具備宏闊的學術視野,甚至需要借鑒西方的一些成果。如英國人類學家、民俗學家弗雷澤在其代表作《金枝》中對禁忌、圖騰、替罪羊、神話儀式等觀念的研究,就對我們探究“送王船”習俗不無裨益。

  建議相關研究機構組織好專家學者,在做好海洋古典文獻爬梳剔決工作的基礎上,深入沿海漁村,上船下海,進行細致的田野調查,蒐求文物古籍、碑記檔案、口頭傳說等有關資料,并廣泛借鑒吸收相關研究視角及理論,推出一批優質學術成果,在更好地詮釋我國海洋民俗的深厚內涵與動人意蘊的同時,也為做好海洋民俗傳承起到正本清源、擴而充之的作用。

  ——引領沿海漁家少年兒童深入體驗海洋民俗。加強海洋傳統文化教育,要從孩子抓起。建議有條件的沿海地區學校,在校園文化建設中主動植入漁家民俗元素,積極開設相關校本課程。比如,可以邀請老漁民進校園講述民間故事,并傳授看風、使船、打魚、結網等技能。在沿海漁家舉行重大節慶之時,地方教育主管部門應靈活調整上課時間,鼓勵師生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參與各種漁家民俗儀式。沿海地區的文聯、作協等機構,應組織好文藝工作者,進到漁家屋內船頭采風,用心用情用功創作出一批表現中華海洋傳統民俗、反映漁家少年兒童生活的優秀作品,參與塑造漁家少年兒童的品格,激勵他們向海圖強,引導他們熱愛家鄉、熱愛海洋、熱愛漁家傳統民俗。唯有培養造就一批土生土長、有深厚海洋情結的年輕人,漁家傳統民俗才能真正實現薪火相傳。

  (作者:劉耀輝,系青島科技大學傳媒學院特聘教授本文為2017年度青島市社會科學規劃研究項目〔QDSKL1701115〕階段性成果)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