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研究院 > 科研項目

我國首座海洋水文觀測平臺從灘涂上建起

2019-05-21 11:05:04 來源: 中國海洋報 作者: 路濤
摘要:2019年第四期《大氣科學進展》的封面上,一艘明黃色半潛式無人艇航行在深藍色的海面。這艘無人艇主要用于海洋氣象觀測,是50多年來我國海洋氣象觀測事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原標題:灘涂上建起我國首座海洋水文觀測平臺

  2019年第四期《大氣科學進展》的封面上,一艘明黃色半潛式無人艇航行在深藍色的海面。這艘無人艇主要用于海洋氣象觀測,是50多年來我國海洋氣象觀測事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從駕著一葉扁舟搞觀測,到建起有人值守的海上觀測平臺,再到如今的自控駕駛半潛式專用無人艇,我國海洋水文氣象觀測事業走過了一段不平凡的歷程。

  1968年10月,在江蘇呂四沿岸灘涂上,矗立起一座海洋水文觀測平臺。它的建成為海洋水文資料的完整掌握和收集提供了便利,也成為我國海上觀測平臺建設的典范。

  呂四南靠長江,北依黃海,是當時全國四大漁場之一,因盛產大黃魚享有盛名。每到漁汛,數千艘漁船競帆出海,場面蔚為壯觀。

  不料,1959年漁汛之時,由于預報失準,一場11級大風奪走了1000多名漁民的生命。

  彼時,我國雖然也建起了水文氣象觀測站、網,但因呂四地處灘涂,沒有陸地可用來建設固定觀測站。4名觀測人員只能依靠一葉扁舟,24小時輪流值班。小小木船,載著觀測員不分晝夜,在茫茫大海上戰風斗浪。

  這樣的觀測不僅危險,資料也掌握不全,風浪、波浪等數據的記錄難以完整。

  依靠小木船做觀測,只是權宜之計。1967年的一則報道讓時任原國家海洋局上海中心海洋站業務組組長徐春霖眼前一亮。報道說,1960年日本在智利大地震引發海嘯后,在海上建起了14個觀測平臺。他由此聯想:“我們為何不能也建一個平臺呢?”

  為驗證這個想法是否可行,徐春霖首先要確認灘涂上能否打鉆,有沒有具有這種資質的施工方。

  經多方打探,徐春霖找到上海第三航務工程局一家專門建設碼頭的公司,雙方經現場考察討論后認為,海上建平臺可行。

  緊接著,迫不及待的徐春霖,從呂四直奔上海向原國家海洋局東海分局匯報,和盤托出自己的想法,獲得了上級主管部門的大力支持。

  最終,國家同意在江蘇呂四建設海上觀測平臺,并下撥經費12萬元。“這在當時的社會經濟條件下,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徐春霖說。

  要在呂四建平臺消息傳出,擔憂、顧慮、反對的聲音不絕于耳。有人對徐春霖說:“這個事情把握不大,實在是太冒險了!”也有人說:“現在拿那么多錢去建一個平臺,有必要嗎?那么多事需要去做。”……

  既然決定了做這件事,徐春霖已準備好接受各種后果。1967年,在呂四灘涂上,長達一年多平臺建設的艱辛歲月,銘刻了許多海洋人難忘的印記。

  呂四是典型的灘涂地區,大潮褪去盡是淤泥,一腳下去,難以自拔。平臺建設最為關鍵的選址和打鉆,面臨著難以想象的挑戰。

  為給設計部門提供準確的地形圖,徐春霖親自到海上測量。從平臺設計參數、海上測流速到打鉆、施工,他半步不敢離開現場。

  1968年10月,我國首座有人值守的專業海洋水文氣象觀測平臺,矗立在了呂四灘涂上。

  這是一座鋼板建筑,上層用于氣象觀測;下層建有驗潮設施,可進行潮汐、波浪、水文等觀測。面積約有四分之一個籃球場大小,可供10人觀測、生活使用。平臺距岸約6公里,需靠小艇擺渡過去。

  隨著海洋科技的發展,海洋自動觀測系統的研發成功,從1991年1月起,全自動觀測代替了人工觀測。從此,海洋觀測走進了一個新時代。

  回首新中國海洋事業的歷史,這座看似普通卻并不平凡的平臺,曾承載了許多海洋人的夢想,使它成為我國海洋水文氣象觀測發展歷程中一個標志性符號。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