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資訊

上海交大海洋學院院長周朦:把課堂建在科考船

2019-07-10 09:00:26 來源: 新民晚報 作者: 易蓉
摘要:為中國培養新一代一流海洋科學家,這是海洋科學家周朦回到上海報效祖國的初心。

  原標題:曾24次參與極地科考!上海交大海洋學院院長周朦:要把課堂建在科考船上

01.jpg

圖說:前幾天周朦(中)又去了基金委儀器專項的海試航次 來源/采訪對象供圖(下同)

  “我們學海洋的,決計不能光說不干。”

  “沒有出過海,沒有上過科考船,怎么能從海洋系畢業?”

  今年,上海交通大學海洋學院獲批海洋科學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權點,再過兩個月,又將迎來海洋科學和海洋技術方向的首批本科生。院長周朦教授,是科學家更是實干家。年屆六十的他,只要一出海,只要一登上科考船,依然是那個樣樣都會操作、站在一線的矯健身影。而現在,他滿腦子想的是如何把這一身“蔚藍學”的科創真功夫傳給更多年輕人。

  把課堂建在先進科考船的甲板上,讓中國未來的海洋人學會裝配、集成、使用甚至研發精密儀器,探究未知秘密;讓年輕人在風浪中、在南北極的極端環境中感受自然的力量;讓世界海洋科學的前沿研究隊伍中不乏中國人的身影,要為中國培養新一代一流海洋科學家,這是海洋科學家周朦回到上海報效祖國的初心。

  半年科學“情書”

  周朦和船有特別的緣分。他是地道的上海人,家住徐匯。身為家里的“老小”,從小被父母呵護,卻向往有像哥哥姐姐那樣的自由。小學五年級時曾悄悄跟著鄰居表哥家的拖輪“逃家”,一漂就是兩個禮拜杳無音訊,差點嚇壞了母親。然而,周朦卻被“漂泊”途中領略的天地之大深深吸引。他在煉鋼廠當過實習生、又在冶金計量站當了兩年工人。深信科技能振興中國,同時又想見識更廣闊的天地,他拿姐姐的高等數學和圖書館借來的物理基礎教材埋頭苦學。他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屆考生,考取了清華大學工程力學專業。

  大學三年級,一趟坐船往返的青島之旅,讓他對浩瀚蔚藍的海洋產生了向往。回到學校他翻書查文獻,閱讀關于海洋的一切。看到我國物理海洋的奠基人之一毛漢禮院士的論文后,他提筆給毛院士寫信毛遂自薦。

02.jpg

圖說:周朦說沒有出過海,沒有上過科考船,怎么能從海洋系畢業

  毛漢禮是同錢學森一批回國十人中的一個,在新中國成立之初放棄美國舒適生活,歷經坎坷回到祖國。他將畢生精力奉獻于發展中國的海洋科學事業。遇到向往海洋的大學生,毛院士求賢若渴,很快回信勸說周朦一定要來攻讀他的研究生。“一來一往,我鋼筆字毛先生毛筆字,我才寄過去他便回信,那半年里他來了30多封信,真的有點像情書了。” 周朦回憶起那信箋上的師生情誼至今依然感慨萬千,“他對我說,國家以前不那么重視,現在非常急需海洋人才。”就這樣,周朦成了毛漢禮的碩士生,后又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攻讀博士學位,畢業后供職于大名鼎鼎的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臨行去美國前,毛漢禮說“我期望你哪一天會回來。”

  學生時代的研究主要是解方程、算題,其實和藍天白云碧海波濤沒什么關系,擅長數學的周朦對建模也樂此不疲。直到正式踏上科研工作崗位,又一艘船將周朦真正送上了碧海征程。這是一艘前往南極的科考船,極地的色彩簡單純粹,內涵卻豐富神秘,尤其令科學家流連忘返。在科考船上,周朦才意識到,探索真實海洋的瓶頸不在于數學難題,而在于觀測。海洋學家在船上,要動手搭建精密儀器,要熟練操作儀器讀懂海洋。

  得益于高考前的工人經歷,周朦的動手能力很強,和儀器設備打交道不在話下,他很快適應了科考船上顛簸、緊張、協作的工作模式,甚至覺得一切如此美妙。就這樣,過去的30多年里,周朦一次次踏浪而行,他參加過南極海洋考察14次,北極海洋考察10次,以及數十次太平洋、大西洋和地中海考察,先后獲得美國科學基金南極工作勛章、歐盟居里夫人人才獎、西班牙巴斯克資深科學家獎及法國科學基金會優秀領隊獎等諸多榮譽。

  “游子”終將歸來

  若不是兩位院士“回來吧”的呼喚,若不是歷經歲月洗滌卻不曾遺忘的初心,彼時已在海外功成名就,早已是麻省大學終身正教授的周朦,或將繼續追求心中對自由和美好的向往,攜同也是海洋學家的妻子一起出海、跑極地,一起享受普羅旺斯的陽光。

03.jpg

圖說:至今,周朦(左二)和朱一無(左一)一有機會就帶隊出海,在船上言傳身教帶學生

  其實從清華求學時開始,科技興國的志向就深埋心底。碩士畢業時,導師毛漢禮對周朦說,出去看看吧,期望你再回來。赴美求學工作,周朦始終堅持從事科學研究,他覺得搞海洋科學、地球科學無論在哪里都是在為人類做貢獻。

  這次是蘇紀蘭院士打了一個電話。被譽為“海洋之子”的蘇紀蘭也是一個海歸學者,與毛漢禮一樣,也夢想在中國建立世界一流海洋科學研究院,也對周朦說:回來吧。在電話里,周朦與蘇紀蘭熱烈討論中國海洋科學發展的瓶頸和需要,憧憬中國海洋的未來。

  出海,無限接近神秘海洋,一次次解答自然的未知謎題,科學探索收獲的快樂一直充實著周朦。而這一次對話,喚起了他心中的一項使命。在國外的這些年,組織世界頂尖科研團隊,用最先進的儀器設備研究世界最前沿問題。可是回頭再看,中國最好的大學沒有海洋科學,國內海洋科考環境落后,觀測平臺和傳感器基本都要依靠國外進口。“中國海洋和工程技術太脫節了!”周朦想延續兩位院士、兩代海洋科學家的夢想,解決瓶頸問題。

  于是,周朦選擇了國內海洋工程學科排名第一的上海交通大學,白手起家建設上海交大海洋學院,立志融合海洋科學、工程與技術。過程中難免有糾結,但同為海洋科學家的夫人朱一無總是提醒,“別忘了你的初心,做有意義的事。”這令他再無后顧之憂,肩起院長之責,從零開始。

  三代接力追夢

  2013年,周朦推進了上海交大海洋研究院的建立,很快聚集了包括全球氣候研究泰斗式科學家邁克爾·班徳、羅斯海生態研究創始人沃克·史密斯等業界“大咖”在內的國內外優秀學者,陸續開設物理、化學、生物和地質海洋及海洋技術等學科方向。近年對接國家發展戰略需求,瞄準高新科技前沿,海洋研究院承擔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研發計劃、“973”計劃、“863”計劃、國家民口科技重大專項,研究與海洋環境保護、資源可持續利用、海洋權益相關的戰略和政策,已經取得不少成果。去年,在研究院基礎上,上海交大與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合作建立上海交大海洋學院,今年又將迎來自己的本科生和博士生。

04.jpg

圖說:每次出海,夫婦二人總要帶上這對萌萌的企鵝玩偶

  要培養一流人才,就要創造最好的環境。國內海洋科考船雖然近年有了量和質的長足發展,也配置了許多先進科考儀器設備,但從生活環境管理到科研裝備使用與國際水平仍相差甚遠,尤其是缺乏在海上具備動手能力的一線科研人員。在一次長江口的共享航次上,18個人中有16個學生,除了周朦,再無第二位有過出海經歷的教授。別說儀器怎么放,就連暈船都難以克服。周朦覺得這是中國海洋科考的弊病,必須有所改變。在船上,他教學生怎么克服暈船,注意安全,手把手教學生觀測理論和設計,如何使用觀測儀器,把他一生的經驗和知識傳授給學生。除了親自出海以身示范,周朦還大力開展國際合作項目,為海洋院的師生爭取國外科考船上珍貴的席位,給師生高起點的科考訓練,“對海洋知道的更多,就會發現未知的更多。真想換十年時光,來解決更多的科學問題。可年齡不饒人,所以要盡快把知識和方法移栽到年輕人身上去。” 周朦在和時間賽跑,今年他參加了中國第35次南極科考,長江口共享航次,前兩天他又去了基金委儀器專項的海試航次。“強國是干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

  周朦夫婦仍一有機會就帶隊出海。每次出海,他們都要帶上兩只小小的企鵝玩偶,在行李箱上、在科考船上、在冰雪極地留下與企鵝玩偶相依的合照。最近十多年,周朦的電腦更新了好幾臺,但桌面圖片始終未變,也是兩只雪地里的企鵝。在學院的個人介紹里,他這樣描述自己的研究方向:海洋中任何有趣的物理、化學和生物現象及過程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