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風俗民情

從捕魚人到船模匠人 鐫刻海島漁文化記憶

2019-07-29 14:40:15 來源: 中新網 作者: 林波、何蔣勇
摘要:舟山漁港潮起潮落,浙江省舟山市嵊泗縣黃龍鄉峙岙村村民劉永岳從出生起便枕著大海的濤聲入眠,從最早的木結構漁船千帆競發到如今的鋼質漁輪首尾相連,68歲的他見證了漁船變遷的時光流轉。

  原標題:從捕魚人到船模匠人浙江手工藝人鐫刻海島漁文化記憶

  舟山漁港潮起潮落,浙江省舟山市嵊泗縣黃龍鄉峙岙村村民劉永岳從出生起便枕著大海的濤聲入眠,從最早的木結構漁船千帆競發到如今的鋼質漁輪首尾相連,68歲的他見證了漁船變遷的時光流轉。

  從一名捕魚人到船模匠人,自2010年從漁業生產一線退休后,劉永岳重拾自己的手藝和愛好,投身到挖掘漁村文化的陣營當中,“如今,木船雖已漸行漸遠,但我們手工藝人仍可以憑借精巧的技藝將大海情懷用船模的方式傳承下來,一展舟山海島漁文化。”

1.JPG

  黃龍鄉以島建鄉,位于中國東海東部,屬于嵊泗列島中的崎嶇島群。黃龍鄉漁民世代以捕魚為生。大海和船是漁民永久的話題,也是漁民賴以生存的精神和財富之源。

2.JPG

  劉永岳告訴記者,黃龍鄉先民最早的船是浮具與筏,也就是“蓽”,“由‘蓽’到獨木舟,從獨木舟到木板船,再到現在的鋼制漁船。”

3.JPG

  劉永岳從小愛好手工藝制品,年輕時加入村集體生產社,成為一名制作漁船生產工具的竹匠師傅,分產到戶后投入到漁業生產,因此他對制作漁業生產工具懷有一份獨特的情懷。

  “退休后,我開始制作船模。”劉永岳告訴記者,黃龍鄉是浙江的偏遠海島,交通不便,“雖然已開始發展海島旅游,但‘幾經流轉’的交通仍是阻礙了海島旅游業的順利發展。”

  作為一名鄉級人大代表,劉永岳一直在思考這座東海小島未來的發展路。

  “我們黃龍擁有藍天碧海,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在劉永岳看來,黃龍鄉村振興,要厚植文化土壤,“旅游發展離不開漁村獨特的漁文化。”

  的確,黃龍人世世代代以海為生,孕育出眾多神奇的漁文化和漁風情,豐富而廣博。盡管時代變遷,但徜徉在黃龍街巷中,依然可以體味到漁文化的連綿氣息。

  石頭屋、漁民畫、漁繩結、船模等富有漁文化的“漁家制造”產品成了劉永岳的首選。

  于是他不斷學習、制作漁繩結和船模,尋找黃龍鄉的文化定位,無償為村民和游客傳授制作船模和漁繩結的手藝,身體力行的投身到漁村文化振興當中。

  “一艘船就像一戶人家,家里有什么船上就有什么。”劉永岳表示,漁船文化與傳統文化在很多方面都息息相關,早先漁船多為舢舨木結構的帆船,在海上如遇風暴或者觸礁,常常會船毀人亡。

  為此,漁民祈求出海平安,就從傳統文化中的十二生肖里挑選吉祥物給船上的各個部件、用具命名。

  “這樣一方面能夠方便記憶,也暗含保佑船只平安返航的美好期盼。”劉永岳指著一旁的船模舉例說道,“就像桅桿的底部我們叫‘兔地堂’,船首的中針叫做‘龍華樁’。”

  單線刨、小角尺、手拉鉆、榔頭……在劉永岳的工具箱前,記者注意到制作船模的工具有數十種,僅僅刨刀就有十余種。

  “制作船模,并非易事。”劉永岳表示制作一個船模一般快則半月,慢則數月,甚至長達一年,“制作船模最難的便是船底板的制作,底板是漁船最關鍵的部分。”

  在劉永岳看來,他對舟山海島的記憶已然鐫刻在了船模上,船模是他作為島城人抒發情懷的載體。“現在這項技藝逐漸沒落了,希望能有年輕人繼續將它傳承下去,這對我們來說具有特殊的意義。”

  無疑,一座海島只有擁有自己的特色,才會有靈魂,也會迸發出活力。近年來,作為舟山發展海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嵊泗縣積極挖掘海島特有的自然景觀和文化資源,延承一方歷史文脈,突破“千城一面”的掣肘,打造獨特的海洋文化景觀。

  如今,放眼黃龍鄉,一幢幢充滿海島風情的“民居客棧”建筑群、一幅幅爬滿民居墻頭的涂鴉作品,從海島漁村“變身”文藝海島村,以黃龍鄉為首的舟山海島把自己的個性特色“顯”了出來。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