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歷史文化

普陀六橫懸山島大漁廠:凝結一段奇特的歷史

2019-06-04 14:57:05 來源: 舟山日報 作者: 陸位世
摘要:話說普陀六橫懸山島(又稱元山島,位于六橫島東面700米處)有個自然村,名叫“大漁廠”,地處懸山島的中部沿海,與六橫島臺門隔海相望。

  原標題:懸山島大漁廠——腥風血雨的古戰場

11.jpg

  懸山島

  近日,和文友紅萍及張編聊起人文方面的事,令我想起早年一則踏訪古戰場的事來。于是興之所至將采錄之事形成文字,作拋磚引玉,期求方家關注,對此古戰場作進一步探訪解讀。

  一、談之色變的“殺人礁”是200年前古戰場核心區域

  話說普陀六橫懸山島(又稱元山島,位于六橫島東面700米處)有個自然村,名叫“大漁廠”,地處懸山島的中部沿海,與六橫島臺門隔海相望。大漁廠村海岸線曲折,構成連綿的海灣,由北向南,依次為大漁廠海灣、老宮后海灣、黃沙海灣、田灣沙海灣。那個談之色變的“殺人礁”,位于大漁廠海灣與老宮后海灣之間,三面臨海,一面連山,形如半島,地勢平坦,草木蔥蘢。這里便是200多年前,一場腥風血雨戰斗的古戰場的核心區域。這是一場奇特的戰爭——官兵與海盜的冷兵器血戰。

  當地有許多的傳說,與我國歷史上的著名海盜蔡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蔡牽(1761年~1809年),福建漳州人。家境貧寒,幼喪父母。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因饑荒而下海為盜寇,船幫馳騁于閩、浙、粵海面,劫船越貨,封鎖航道,收“出洋稅”。沒有他的令旗,商船休想平安通行于中國臺灣海峽。1809年8月,蔡牽與清軍閩浙水師連續交戰于浙江漁山外洋,遭清軍圍擊,寡不敵眾,發炮自裂座船,與妻小及部眾250余人沉海而死。

222.jpg

  官軍出擊戰海盜

  二、傳說“老宮后”有海盜頭子蔡牽埋的烏金寶藏

  有當地村民說,大漁廠有蔡牽的衣冠冢,被稱為“太太墳”(編者注:太太稱謂,在海島風俗中是對祖上的一種尊稱,但本文中的“太太”稱謂,也可視作一種時間沖刷了恩怨交織復雜心理后的中性稱謂)。1958年在運動中被平掉。也有傳說,在大漁廠“老宮后”這地方有蔡牽埋的烏金寶藏。

  1997年夏天,筆者曾到該村走訪,聽一位田灣自然村的勵姓老人講述了一個戰爭故事,當時老人已80多歲,雙目失明。他說,約在200年前,在老宮后的地方發生過一場戰斗,殺人無數,當時海灘都被鮮血染紅,尸體都被堆在附近一個叫“殺人礁”的海邊小山包,因尸體太多,沒有深埋,大雨時骸骨被沖到老宮后沙灘,他小孩時到那個沙灘去玩,看到許多頭骨、腿骨等,十分驚駭,以致在太陽下山后,大家都不敢到那個沙灘去玩。

  問起戰斗雙方是誰,老人說不知道。

  后來,筆者又找到村委會了解,聽村老書記陸滿祝介紹,老宮后地方,村民造房挖地基時,發掘出一只煙斗,鑲嵌有玉石,非常精美,非富豪不可擁有,這煙斗是他親眼看到過的。

  按慣例,一場大的戰斗,史書中當有記載,但清朝出版的地方志并無只字片語。

33.jpg

  懸山島海灘一側

  三、“大漁廠”這個地名,定格了那段奇特的歷史

  近年,筆者發現在《四明清詩略續稿》中,有王貽佩的《六橫竹枝詞》4首,從內容看,寫了漲起港的拖蝦,橫被塘大教場小教場一帶的稻田,石柱頭的曬鹽,和大漁廠的販帶魚,非常詳實,如果沒有作者親自考察,是寫不出這樣的詩的。其中一首寫的就是懸山島大漁廠:

  廠搭東窯號大漁,官兵燒盡屋無余。

  至今海靜商船集,遍結茅廬販帶魚。

  這首詩描繪的是海盜大本營經血洗后又恢復生產的景象。茅廬才搭,可見詩的創作與那一場戰爭為時不遠。200多年前的歷史真相也露出了端倪。

  懸山島大漁廠這地方是蔡牽的海上大本營之一,其主要功能是漁貨的加工銷售基地。位置在臺門港內,風平浪靜,宜于商船和蔡牽的海盜船隊避風錨泊。東窯這地方,就在大漁廠自然村的東部,現在叫老宮后的地方,這地方之所以辦漁貨加工廠,有二個有利條件:一是有沙灘,漁船靠岸方便。二是上有大溪坑和水井,水源充足,便于魚貨加工。

  大漁廠自然村的西部,過去是繁榮的商業街,叫上行,海邊還建有堅固碼頭。

  “大漁”原來是蔡牽從事海上漁貨貿易的商號。蔡牽自稱大號為“大出海”,商號稱為“大漁”,看起來非常符合蔡牽的個性。那場血腥的戰斗,是清朝官兵與蔡牽海盜的戰斗,清朝軍隊用“三光”政策清洗“海盜窩”,所有的房屋都被燒光,可見,在廠里勞動的普通老百姓也遭殃,作為清代的政府軍,這種作戰方式也太殘暴了,以致清朝地方志也不便記述。

  有人認為中國沒有海盜文化,筆者認為中國有特殊的海盜文化,與歐洲以拓展殖民地為主要內容的海盜文化不同,中國的海盜文化是國內政治斗爭的延續。蔡牽海上縱橫15年,擁眾上萬,海戰無數,曾擊殺浙江水師提督李長庚,他之所以能成氣候,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打出了反清復明的旗號,他是政治海盜,有一大批民眾支持他。就懸山島大漁廠來說,蔡牽給當地百姓帶來了生計和繁榮,而清朝官兵給他們的是燒光和殺光。懸山島百姓情感的天平無疑向蔡牽傾斜,且不確定“太太墳”衣冠冢是否為民間所立,至少,那首寫大漁廠的詩里也露出了民心之端倪。

  曾經的戰火已煙消云散,如今到大漁廠這個古老的漁村走訪,一些老人會談起蔡牽寶藏和衣冠冢的故事,而絕少觸及那場血腥的戰斗,也許是他們不愿提及祖先曾經的傷痛,也許是他們不想打擾在“殺人礁”已經安心的靈魂。而“大漁廠”這個地名,卻永遠凝結了那段奇特的歷史。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