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歷史文化

滄州海洋文化:管仲煮鹽、徐福東渡、滄海設州

2019-05-23 15:45:51 來源: 每日滄州 作者:
摘要:滄州十大歷史事件中,有四件與海洋有關。管仲煮鹽、徐福東渡、滄海設州、渤海新區設立。

  原標題:滄州六大文脈之海洋文化

  滄州十大歷史事件中,有四件與海洋有關。管仲煮鹽、徐福東渡、滄海設州、渤海新區設立。

  一起來了解一下滄州的海洋文化吧。

  趕海

  海洋文化中最無孔不入,根系也最發達的要屬趕海文化了。靠海吃海,作為漁民的衣食所出,趕海反映在漁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

  黃驊漁鼓

4ec2d5628535e5dd9051aa098d437bebcf1b6275.jpeg

  舊時,漁民來內地賣海貨,常攜帶漁鼓,敲打哼唱,如同賣香油的響鑼,賣豆腐的梆子,用來招引買客。

  渤海漁村剪紙

a686c9177f3e6709ecd1cf4cc6424339f9dc553e.jpeg

  韓寶菊趕海題材剪紙《豐收》

  沿海漁民世代以出海捕魚為生,尤其在過去生產力水平低下的狀態下,漁民海上生產生命危險系數很高,因此,漁民們逢年過節都要在窗戶上貼上特別剪制的紅色窗花,企盼出海捕魚的親人平平安安,滿載而歸。

  自春秋時齊國管仲為謀求富國強兵,建議齊桓公煮海為鹽,以魚鹽之利稱雄諸侯以來,作為齊國北鄙的今滄州沿海地區,其煮海文化便一直占據著黃河以北區域的制高點。

b151f8198618367a7466ccc0d3f657d0b21ce54f.jpeg

  古代煮鹽圖

  西漢時期

  朝廷于主要產鹽郡縣設置鹽官,由官方給予牢盆以煮鹽。

  據《漢書·地理志》記載,當時天下設鹽官三十余處,而勃海郡章武縣(舊治在今黃驊市故縣村)居其一。

ca1349540923dd5402b3e4612d8c6fda9d824805.jpeg

  漢政府發放給鹽戶煮鹽的牢盆

  北魏時期

  公元312年,已經橫掃大半個北方的羯族梟雄石勒命令他的部下王述煮鹽于角飛城,場灶范圍即今滄州沿海。

  《魏土地記》:“高城縣東北百里,北盡漂榆,東臨巨海,民咸煮海水藉鹽為業。”

  北魏時期的高城縣治位于今鹽山縣城東故城趙村東北,由此向東北百里正是今天滄州沿海地區。

  自遷鄴后,于滄瀛幽青四州之境,傍海煮鹽。

  滄州置灶一千四百八十四,瀛州置灶四百五十二,幽州置灶一百八十,青州置灶五百四十六,又于邯鄲置灶四,(其余四地加在一起為1182灶)計終歲合收鹽二十萬九千七百二斛四升,軍國所資,得以周贍矣。

  ——《魏書》卷一百一十

  宋元時期

  宋元以后的滄州鹽業更是耳熟能詳,所謂“萬灶青煙皆煮海”(明·瞿祐《長蘆》詩),茲不贅述。

  曬鹽時代

  后來煮海被曬海替代。

  清·戴寬有詩云:

  《鹽池》

  鑿地作鹽池,池光朝滟滟。

  不藉薪火功,天地自烹煉。

  微風從南來,雪花積璀璨。

  上以充天庖,下以供征繕。

14ce36d3d539b6005a78193015d5e92ec75cb709.jpeg

  曬鹽池

7aec54e736d12f2ec4efb7a0b247096687356896.jpeg

  河北海鹽博物館

  河北海鹽博物館景區位于河北省黃驊市渤海路66號,是河北省內首家鹽業博物館,也是目前國內鹽業博物館中資料最為豐富的博物館,建筑面積4200平米,展廳面積2900平米,仿古式建筑,共分三層。該館以全國各地的鹽業資料為基本展示內容,以“翔實的內容,藝術的構思,高科技的手段,互動的參與,精美的場景”為特色,注重科學性、人文性和趣味性,寓教于樂;以多種高科技的技術手段為支撐,生動的再現了我國自4000多年前就開始的鹽業生產和鹽民生活的多層文化全貌。

b2de9c82d158ccbf046be978e55d603ab0354123.jpeg

  鎮海

  春秋:郛堤城

  齊桓公伐山戎以及古時黃驊伏狄城(郛堤城)的修筑,在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南下過程中,滄州是最邊上的一道防線。

  北魏:滄州

  熙平二年,為遏鎮海曲,分瀛、冀別立一州,以瀕臨滄海而得名滄州。可見滄州一誕生,就與朝廷加強對該地區的控制緊密聯系。

  唐代:橫海軍

  自漢代設橫海將軍,橫海的意思始終是橫渡海洋。唐廷給駐扎在滄州的軍鎮起這樣一個名號,說明當時滄州一帶的橫海運糧行為頗多

  唐哀帝天祐六年(909)

  五月,劉守文為其弟守光敗于薊州之雞蘇。

  文志大才短,利燕薊之土疆,乃令子延祐質于汴,自將兵討守光,以迎父為名,頻年出軍不利,至是,大舉以重賂誘契丹、吐渾之眾,合四萬屯薊州,運滄、景芻粟,海船而下,以給軍費。

  北宋

  仁宗慶歷四年(1044),樞密副使富弼條上河北守御十二策,其中一條計策就是“從滄州取海上路,以數千艘,出輕兵三萬,趨平州入符家寨口,則咫尺燕、薊矣”。

  (《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百五十)

  金代

  宋·劉克莊《后村集》卷三十九《杜郎中(穎)墓志銘》:

  擢知通州……召為太府寺丞,入對,乞于崇明、料角之間,造大艘五十,募卒千,分番更處,外備滄景,內與黃魚、許浦聲勢相接。習海道者,以公言為然。(這說明金代可由滄景海道對南宋形成威脅)

  明代

  盧廷選,字鉉卿,萬歷壬辰進士。知滄州,鋤奸摘伏,獄無滯訟。時方興橫海舟師,大軍出于滄,供億驛騷,不少給則立糜。廷選馭應有方,無敢嘩者。

  ——康熙《莆田縣志》卷二十四《人物·仕績》

  清代

  歧口炮臺:咸豐七年(1857)重修,建有大炮臺二座,北岸為大將軍炮臺,南岸為二將軍炮臺。

  咸豐八年,英法聯軍抵及歧口,倚仗堅船利炮,強行登陸。歧口炮臺駐扎軍兵與民眾協同一心,奮死力戰,聯軍退去,轉從大沽口登陸。

  航海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徐福東渡

9f2f070828381f30dc9fb5055584900c6f06f026.jpeg

  漢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

  遣樓船將軍楊仆從齊浮渤海擊朝鮮,而這里正是齊的分野。

  酈道元《水經注》(472—527)

  章武縣東百里有武帝臺,南北有二,相去六十里,基高六十丈,俗云漢武帝東巡海上所筑。

  中捷漢武帝臺遺址

8644ebf81a4c510fd10fba219cdcf929d52aa548.jpeg

  公元726年

  《舊唐書·五行志》載:“開元十四年七月,滄州大風,海運船沒者十一二,失平盧軍糧五千余石,舟人皆死。”這些軍糧要運往平盧,而這次沉沒的海運船雖僅占總數的10%至20%,但損失卻達5000余石,全部就該是近5萬石,相當于530萬斤,如此大宗糧食,可以想象需要一個何等規模的海運船隊。

  公元732年

  國家圖書館藏有唐代賀知章撰文的大唐夫人王氏墓志拓本,寫到:“夫人諱姓王氏,太原祁人……以今開元二十年正月乙巳朔三日丁未遘疾,終于侍御所職滄州海運坊之官第,春秋六十一。”這說明,滄州海運坊極有可能就是唐開元時期增設的河北海運使的駐地。

  公元953年

  后周太祖廣順三年

  北方還發生了另外一件值得史學家注意的事情,那就是契丹的盧臺軍使兼榷鹽制置使、領防州刺史張藏英,率內外親屬并所部兵千余人及煮鹽戶長幼七千余口、牛馬萬計、舟數百艘,航海歸降后周,而他們的目的地便是滄州。

  這說明而滄州當時依然擁有大型出海口,否則,如此大的動靜很容易被人掣肘!

  公元1080年

  宋神宗元豐三年,王存的《元豐九域志》成書,在書中記載當時的滄州鹽山縣有通商鎮,這是該書中惟一一個以通商命名的沿海軍鎮。這個通商鎮把滄州的海運性質定格為商業行為,并在不久之后的歲月里,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元豐九域志》卷二

d31b0ef41bd5ad6ed59fa4c17c4ee5dfb7fd3cc5.jpeg

  海豐鎮考古現場

6c224f4a20a4462376ed743b64a7ae0a0df3d7cb.jpeg

  希臘紅陶印模(直徑9.2CM)

3bf33a87e950352a86985700afc627f6b3118b43.jpeg

  海豐鎮遺址出土的金代瓷枕

b999a9014c086e06328212e7fe8da7f00bd1cbfa.jpeg

  黃驊博物館院內的清代大鐵錨

b90e7bec54e736d16c6fdf9767d593c6d46269bf.jpeg

  2002年7月10日10時,希臘籍瑪柯斯利亞號散貨船駛進黃驊港,這是駛進黃驊港的第一艘外籍煤輪。

f703738da9773912e91b66fc049c5a1c377ae2fd.jpeg

  2007年7月20日,渤海新區成立,新區擁有黃驊港在內的海岸線130公里,充滿活力的戰略新興地區。渤海新區的新logo,以海岸線為創意,勾勒出一副面朝大海的笑臉!寓意渤海新區以陽光燦爛的面貌迎接旭日,迎接美好的未來。

6159252dd42a283449d0fe26a63015ee15cebf30.jpeg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